子瞻瞻子瞻

afd:思扬啊

四季不息和不必匆忙补到afd了

详情可见主页简介

随机补档之前的旧文

哲畏二十四字母之:I——initial(最初)

I——initial(最初)

无畏喜欢看海,就像那句经典歌词一样【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\就像带走每条河流】

来深圳看海,实属意外,本意是来见见前领队顺便给前领队的现东家加油,无奈席位赛延期,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拍即合,踏上甲板。

“心情不好吗?”仙策递上一根爆珠烟,玩了一天,晚上大家在别墅烤海鲜,热热闹闹的气氛少了无畏,往外望去,看到坐在花园秋千上的无畏,海风带着的腥咸味,成了最好的空气清新剂。

无畏踩着地,上下摇动着秋千,望着外面的沙滩和随着引力不停翻动的海浪,很割裂。

“没有,我不抽烟了。”无畏婉拒了,向右移了移,给仙策腾出位置。

“身体不好吗?”仙策问道。

“盼点我好。”无畏笑着拍了拍仙策的大腿,被阳光剧烈暴晒过的腿,微微发红,仙策吃痛,离人远了点。

“出来玩就开心点,别想那么多事情。”仙策把人抓进别墅,鱿鱼和大虾已经烤好了,“吃点东西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无畏倒也融入得快,和年轻人几句话就谈到了一起,一边吃串一边聊天,靠在沙发上,舒服得像一只吃撑了等主人撸的猫咪。

吃完饭是游戏时间,追求刺激的年轻人玩起了【真心话和大冒险】,无畏笑话他们落后,满不在乎地抽着牌,却在别人接受惩罚时开心地拍手起哄。

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,真是人性。

无畏想着,打了个哈欠,困了,要找个理由溜了,明早上还要去看日出,这一分神,倒是被逮住了,成了本轮次接受惩罚的人。

无畏再也开心不起来了。

而身边的人仿佛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,一个接一个地出着主意,无畏只能大声地喊着:“不行!”

不行,这个不行!

这个也不可以!

不可能!

“无畏你是不是玩不起?”被频繁扫兴的好友有些不快。

“耍赖是吧?”

“无畏你这只赖皮狗。”

调侃的话语一句又一句,不知道是谁突然开口:“无畏给你教练打个电话吧,开免提。”

“行行行,就这个吧,这也算惩罚吗?”

“这也算大冒险?”

无畏抽搐着嘴角,他都记不清上一次和久哲打电话是什么时候。

“有点晚了,万一他不接不怪我。”无畏说着在微信上拨通了久哲的电话。

他好像从来没有在久哲面前表现过自己的脆弱或者需要,即使身处低谷,队友会向久哲求助,他都从未给久哲发过消息,说出那句我需要你。

系统声响了十秒钟,大概率睡了,无畏松了口气。

一声震动。

“喂。”久哲惺忪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被吵醒了,看热闹的年轻人们都屏住了呼吸,“是阿七吗?”

仙策和K哥两个人面面相觑,久哲叫我们七七啥呢?

“教练。”无畏开口,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。

“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,深圳好玩吗?”

久哲确实是被铃声吵醒的,缓过来才开了灯,不慌不忙地戴上眼镜,坐在床上,窗外月光皎洁,久哲开口问道:“海边的月亮好看吗?南京今晚的月亮很漂亮。”

“好…好看…”无畏结巴地说道。

“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?有事儿吗?”久哲打开熟练地打开微博进入无畏的页面,看着小孩一连发了好几条,心情很舒畅。

“没,给你说晚安。”无畏只想赶紧结束这尴尬到底的对话,“教练早点休息,对不起打扰你了。”

说着就要挂电话,被久哲阻止了。

“你行李箱里的束口袋里面有芦荟胶和防晒霜,别晒伤了。”

“晚安,阿七。”

无畏和久哲最好嗑的点是,两个人之间没有养成感却有了养成的结果,他们仿佛没有一丝一毫除了合作以外更多的感情,久哲的温情也从来没有停留在无畏身上,而无畏却确实变成了久哲想要的样子,我成了和你对视的人,我们是平等的,你不是我的教练我也不是你的学生,我们是并肩的同路人,真是美丽又痛苦又互相折磨互相亏欠的CP啊

阿七,走吧。

不行真的有点太好笑了,久哲都哭了你还去唱歌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电竞圈怎么这么好笑,说这句话的人也嗑哲七吗?这是内娱CP才有的话吧哈哈哈哈哈

不知道是谁就当无畏处理

  


这会是你的最后一场比赛吗?

这是你吗?宝贝。 

看了两个月KPL,目前记忆比较深的几位选手和教练:

1、暖阳真的好主,年下感好强,感觉是联盟总攻,名字也好听,看起来像是理工科学霸,和无畏拍广告把无畏盯害羞了,直球选手,平时看起来很冷静其实遇到无畏就会慌张,手忙脚乱打翻了咖啡杯还要无畏来收拾;

2、九尾和张凯嗑得我醉生梦死,一直写不了东西的原因是张凯比久哲还离谱,希望TTG这次可以拴驴成功,九尾真是敏感的小孩,看起来像是会输了带着无畏一起喝酒在夜晚舔舐伤口,被gemini和张凯找到,小孩嘴硬说没什么,结果一开口眼泪就齐刷刷地掉,张凯想要一个大嘴巴子呼上去被gemini拦住说算了算了,结果九尾发酒疯对着两个人说:不知悔凯,夏侯家毅;

3、很喜欢钎城,看起来像是高知家庭长大的孩子,父母尊重理解他的选择,性格很温柔,脾气很好,很包容,共情能力挺强的,会容忍身边的人,换一个人早把尾子给扇死了;

4、久诚像是一个战士,执拗偏执血肉里刻着对这个项目的尊重和坚持,守约玩得太好了,一上场就是热血漫男主;

5、诺言是一个直白的人,包括对自己的爱人,桂花酒给我嗑到了;

6、清清真是小学生,很幼态,是还没长大的孩子;

我的一部分被你、被遇到你的经历雕琢塑造了。即使所有人都会有意无意、或多或少的影响旁人,但唯独你是在我源头性的底色中添加了别的东西。这是你想要的吗,老师?

  

不必匆忙

PS:

1、有哲七伪h

2、奶哲七大三角

3、不要上升真人比赛训练 


郭家毅的直播背景变了,不在那个熟悉的书房,从观众的角度看过去,他身后是深蓝色的窗帘,还有深木色的桌椅,餐吧台上放着玻璃杯 ,里面还有飘起的茶叶。

  

【鹌鹑发财了啊,这是去哪儿了呢?】

  

【和朋友聚会吧,这个装修看起来不便宜啊。】

  

【鹌鹑在哪儿呢?】

  

弹幕齐刷刷地在问Gemini的位置,突然一个人影走过来,只能看到半身的穿着,简单的黑色T恤和宽松的小熊睡裤。

  

“在干嘛?”黑影俯下身子看着手机,屏幕前出现一张刚洗完澡的脸。

  

【我去,无畏啊?】

  

【老公...】

  

【鹌鹑拐卖小孩啊】

  

“你在直播啊?”无畏直起身子,有些不好意思,摸了摸脸。

  

“帅的帅的帅的。”郭家毅站起来摸了两把无畏的头发,“包袱别这么大,去把头发吹了。”

  

“嗯对,来酒店看一下hero,顺便看一下无畏。”郭家毅在直播间说道,“hero这,手机联系不上,只有线下来看看。”

  

“不是你们在问我去哪儿了不直播吗?给你们直播看看我在哪里。”

  

郭家毅说完后礼貌说了晚安就下播了,回头一看无畏,坐在床上玩手机。

  

“我刚给你把手机担保着拿出来,你就给我玩儿是吧。”郭家毅说着从下面的竹编框里拿出吹风机,并不熟练地给人吹着头发,“你们天天这样练,万一一轮游了,岂不是很尴尬?”

  

“你这,就不能盼我们点好的?”无畏抬起头,往人膝窝上打了一下。

  

“好,杀穿败者组,剑指好吧。”

  

郭家毅看到无畏的手机页面,停留在微信上,在和家人说话。

  

闽南语八音俱全,上声入切,郭家毅听不懂,但从无畏的表情来看,说得应该是一些叮呤嘱托。


“你现在还会说家乡话吗?”吹完头发,室内安静了下来,只听到无畏手机里传出家人的声音,郭家毅突然问道。

  

“怎么不会?”杨涛摁了暂停,眯眼笑着望着郭家毅,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,爱拼才会赢。”

  

脍炙人口的闽南歌曲,从无畏口中唱出来,多了些天真和洒脱。

  

郭家毅没有催促杨涛,和他坐在一起耐心地听完家里人发给他的每一条语音,无畏没有转文字,安静地点开一条一条语音,大多没有什么内容,重复着家人的思念和担心,听完后,无畏按住说话键,开始回复。

  

从父母家人,到亲戚朋友,连家里的小动物都没有忘掉,郭家毅凑近,看到屏幕上是小猫的视频,被养得油光水亮,一直亲着镜头。

  

郭家毅:“你养的猫啊?”

  

“姐姐养的,我没养过几天。”无畏迟疑了一下,“她叫三条,是我的女儿。”

  

说出女儿两个字时,无畏害羞地低下头。

  

“嗯,我看你粉丝也经常叫你女儿。”郭家毅打趣着说道,将人捞进怀里抱着,“有没有人给你说过你这个样子真的很会激发人的保护欲。”

  

无畏挣扎着出来:“别闹。”

  

回完最后一条语音后,无畏刷了一下微信,确认没有漏掉其他信息后,才放到桌上。

  

“我有机会给久哲说一下,俱乐部还是养点吉祥物,可以调节气氛。”

  

“别了吧,被我女儿看我做深蹲,我还活不活了?”无畏放松下来,以一个极其放松的姿势反靠在床上,拉伸着肩肘和胳膊。

  

“手还好吗?”郭家毅这才想起来自己前来的目的是什么,“给我看看?”

  

“还好,其实训练强度也没有那么大,外面传得太神了。”无畏说着还是伸出手,任由郭家毅拉着自己的指尖,做着简单的手操。

  

房间里的加湿器喷出的雾气混着佛手柑精油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精油香。

  

“是我上次带给你的吗?你说你睡不好。”郭家毅闻着味道有些熟悉。

  

“嗯,每晚会用一些,半滴管吧,很方便。”无畏已经闭眼躺下了,在郭家毅身边,他总会给面前这个男人最大的信任,“哥今晚是专门来看我的吗?”

无畏迷糊地开始说着胡话。

  

“嗯,专门来看你的。”郭家毅耐心地给人手上涂着按摩膏,从第一个指节开始,不放过任何一处,杨涛觉得自己指骨仿佛都被撑开了,酸麻和舒爽感一阵阵袭来,让他头皮发麻,情不自禁的发出抑制不住的呼声。

  

郭家毅停下来:“叫得稍微有点,那啥了哈。”

  

无畏还沉浸在刚才的酸痛中,没有及时回话:“不过真的很舒服。”

  

郭家毅无奈摇头,室内又充斥着带着浓重闽南腔的旖旎之语,仿佛朦胧的尘纱,让人无法一探究竟。

  

“无畏的手机呢?”久哲和赛训组完成一天的复盘,关上大屏,清点手机时发现少了无畏的手机。

  

“Gemini刚刚来了,把无畏的手机领回去了,说是给家人打电话。”助教说道。

  

“Gemini怎么来了?”久哲心中警铃大作,“你怎么没有告诉我?”

  

“因为,那个时候我们正好要复盘,Gemini说不用给你说,他陪无畏坐坐就走。”助教没有见过如此沉郁的久哲,被吓得不轻,有些结巴。

  

“陪无畏坐坐就走?也就只有你才信这话。”久哲抓起桌上的手机走出会议室,“无畏的房卡呢?”

  

久哲每晚会查房。

  

“给…给Gemini了…”助教的声音越来越小,此刻的久哲仿佛即将喷发的火山,稍不注意就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。

  

“蠢货!”久哲怒骂道,摁了一楼,去前台拿房卡。


助教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,不敢再说话。


“你先回去吧,不用跟着了。”电梯来到无畏的楼层,久哲迈出电梯的时侯,对身后的助教说道。


“啊,哦,好。”助教有些懵,赶忙答应道,庆幸自己终于活了过来。

  

久哲的步子走得有些沉重,这是第二次,他来酒店找无畏了,两次的主角,都是Gemini。


终于,久哲站在了无畏房门前,深呼吸,冷静,一会儿进去无论看到什么,都不要生气,滴嗒一声,房门开了。


酒店的玄关让他看不到屋内的样子,随即而来的,是杨涛的喘吟声,反复在撕痛着什么,那一瞬间,久哲只觉得自己血液倒流,无畏的那一声“斯哈”,仿佛星火,一下点燃了备赛两个月的压力,大家都在这声嘤咛中,炸了。


砰的一声,久哲关上门,走进内室。


“你教练来了。”Gemini仿佛已经猜到了久哲会来,提醒着还躺在床上的人。


“手机在桌上。”无畏直起身子,指了指桌上的手机,“不好意思,我该给您送过去的,和Gemini聊天聊忘了。”


“你管这叫聊天?”久哲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两人,穿着睡衣的无畏躺在床上,配合刚才的叫声,“我倒不知道什么天,可以聊到床上,还可以发出那样的声音。”


久哲目光狠戾得近乎嗜血,捏着房卡的手发白,他在竭力压抑自己的怒火,或者,嫉妒。


“就这么喜欢是吗?一天不见他就忍不住是吗?”久哲快步走过来,提着无畏的衣领。


“无畏手疼,我来陪陪他,前半个小时他一直在回家里人消息。”郭家毅在一旁开口,“你能不能别每次不问青红皂白就逮着无畏一顿骂啊?”


“主播今晚不直播跑我队里和我的队长聊天,很闲吗?”久哲反问道。


他想拉住无畏的手,刚刚做过按摩和护养的肌肤顺滑,他无法拉住,试了好几次都滑了下来。


无畏反手抓住久哲的手。


久哲逐渐冷静了下来。


“什么都没有做,什么都没有发生,哥陪了我一个小时。”无畏解释道。


“闭嘴。”久哲怒斥道。


无畏摇头摆手,随便吧,没有再说话,站起来:“哥,我送你下楼,挺晚了,谢谢你。”

“没事,我自己下去就行,比赛加油哦。”郭家毅和无畏抱了一下,两人亲昵地贴在一起,“加油,压力不要太大。”郭家毅在无畏耳边呓语道。


久哲看得火大,却不好将两人分开。


“我送你。”


郭家毅穿好了鞋,和无畏告别后准备出门,久哲起身,拿起外套走到门前,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屋里的人:“好好待着等我回来。”


门又被关上,无畏看着窗外的夜景,他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无尽的循环,没有人可以把自己接出来。


那个人不是郭家毅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
“久哲,为什么不肯承认呢?”郭家毅在电梯里轻笑一声,“你明明,爱他爱得发狂,嫉妒得发狂。”


“你在说什么?”久哲不可置信地看着郭家毅。


郭家毅摇头,仿佛什么都没有说。


“你长大了吗?”郭家毅自言自语地踏上了商务车,仿佛想起什么似的,退到久哲身边:“无畏肩胛骨下面,有一个红色胎记,你知道吗?”说完仿佛一阵风,从久哲身边拂过。


“你说什么。”久哲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,“郭家毅你给我滚下来,你说什么。”


车子扬长而去,久哲已经分不清此时的自己,是愤怒还是嫉妒,或许还有更深的是害怕。


他冷着脸回到无畏的房间,少年正在回顾今天的复盘,久哲最恨的就是无畏现在这副样子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,他一拳打在棉花上,无畏看他就和看疯子一样。


“脱衣服。”啪嗒一声,久哲锁好了房门。


“什么?”无畏终于抬起头,看着前方面色不善的教练。


“我说脱衣服。”久哲一步步逼近无畏,重复着刚才说的话。


无畏慌乱起身,椅子被自己绊倒在地,发出清脆的响声,仿佛受惊的鹌鹑,此时已经被这气氛和面前的人逼到绝路。


久哲走到无畏面前,毫不留情地撕开无畏身上的睡衣,暖色灯光下无畏的肌肤仿佛打了高光式的,跳跃着微闪。


“教练,久哲你疯了。”无畏被眼前的胡庄浩吓得睁大了双眼。


久哲脑海里只盘绕着一句话:无畏肩胛骨下方有红色的胎记。


久哲把人拦腰抱着扔到床上,呼之欲出的蝴蝶骨下面,红色的胎记格外显眼。


空气在瞬间凝结,久哲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他缓慢靠近无畏,缓缓蹲下来,强迫无畏和他对视:“不愧是我的队长,我不在的这半年,这么快就爬上了其他人的床。”


如此私密的地方,郭家毅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印记,久哲仿佛坐实了无畏和郭家毅的不正当关系。


“滚。”无畏受不了如此轻浮的语言,一脚踹开久哲,“胡庄浩,别说得我好像出轨一样,我爬谁的床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
让人永远保持理智,果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
(补)


久哲没有退路了,只要闭上眼,脑海里全是无畏和郭家毅的画面,他叫他哥,他跳进他的怀里,他牵着他的手…


一想到这些,久哲再次失去了理智。


久哲燃起一把火,想要将这些全部烧尽。


疼痛,无畏仿佛被撕裂一般,疼痛让他无法呼吸,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。


原本他以为至少在这里,会有自己的安身之处,却在今晚,被这疼痛一把火烧尽。


无畏痛苦地流下了眼泪…久哲听到了他的哭声,强迫着将人跪坐在床上,并不温柔地堵住无畏的嘴。


久哲在这哭声里,逐渐恢复了理智,他刚才在做什么,看着怀里的无畏,他松开了手。

  

无畏崩溃大哭,裹着被子去到距离久哲最远的角落。


久哲有些懊悔,收拾完残局后,走到无畏旁边,想要抚摸一下,没想到隔着被子,无畏就抖得厉害:“还痛吗?”


无畏仿佛触电一般,没有回答,只有稀稀疏疏的哭声。


久哲的手僵在空中,半晌,被窝里响起无畏的声音:“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,无论在赛场上,还是赛场外。”


无畏的声音在发抖。


久哲没有说话。


“自始至终,你都从来没有相信我。”


“凭什么啊,凭什么要我无条件地信任你,你却永远在我面前虚伪啊。”


“久哲,你凭什么啊。”


半晌,久哲担心人窒息,将被子捞起来,无畏已经没有再和久哲抗衡的力气,任由对方给自己换了新的干净的被子。


久哲从后面抱住无畏,轻念道:“杨涛。”


无畏摇头,禁锢着自己的那双手却越来越用力,久哲太喜欢无畏身上的味道了,他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。


无畏痛苦地摇头,却无法摆脱。


黑夜中,无畏的手机亮了,是郭家毅发来的消息:我已经到家了。


郭家毅没有得到回复,无奈只能带着不知名的情愫入睡。


翌日一早,久哲的生理钟在七点准时敲响,怀里的人还在熟睡,久哲将人小心翼翼地松开,开始梳理新一天的训练计划。


无畏来到训练室时看到自己位置上的牛奶和坐在C位的久哲,转身就要走,被久哲叫住了:“吃了早饭再走。”


两人没再说话,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
久哲把手机递给无畏:“给Gemini回个消息。”


无畏打开手机,草草回了郭家毅信息,一想到昨晚的事情,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下来。


久哲给人递上卫生纸,一言不发。


在家里的郭家毅似乎是感受到了无畏的情绪,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。


整一天会议室里的气氛都暗潮涌动,无畏的训练状态却比昨天更好,他必须要付出全部的精力,专注到训练和比赛中,才不至于想起那些事情。


郭家毅鬼使神差地给他们三人拉了个群,群名叫做:不必匆忙。


上海又起风了,吹散了那些无言的沉默,和缺失的话语,少年如风,不必匆忙,终会走向有风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