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瞻瞻子瞻

afd:思扬啊

【番外】赛场外(下)

PS:

1、本篇稍微有点虐,和rw侠那场比赛可以补一下

2、希望小朋友平安健康,快乐比赛,能赢最好,输了也没关系

3、恭喜进入季后赛,天亮了

  


  

“放轻松,没人让你当教练。”Gemini轻拍无畏的肩膀,安抚着突然躁动不安的无畏。

  

久哲:“你对面两个人加起来拿了九个冠军呢,你怎么搞得一提教练就和PTSD一样。”

  

Gemini手肘撞了撞久哲,示意他先别说话:“别怕,你这名气,退役了也是被供着的明星选手,不动产,不会当教练的,不会背锅的,不会被骂的。”

  

无畏很快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,还是在久哲面前,嗯,比输了比赛还让他难堪。

  

“先吃饭吧,吃了饭再说。”

  

久哲直接摆烂了,随便吧,反正最多再过半年教练就不是自己了,爱咋咋吧。脑子里这么想,手上不自觉地给人夹面盛汤,然后推到无畏面前。

无畏不敢直视久哲的眼睛,低声说了句谢谢。

  

“不谢。”久哲向后靠在椅背上,“多吃点。”

  

无畏捏了捏自己的脸,有这么瘦吗?都让他多吃点。

  

“老年人都喜欢看小孩子多吃饭,心情会变好,毕竟我俩都到了喝口水都会发胖的年龄了。”

  

“别别别,你别带我,我给你说,我和无畏差辈分,你和我差辈分。”Gemini赶紧撇开关系。

  

“那你,也多吃点?”久哲作势也要给Gemini盛碗面。

  

“别了别了,放那儿给无畏吃吧。”

  

“不对啊!”Gemini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,再一看久哲一脸得逞的奸笑,旁边吃面的无畏憋不住笑,面条都咬断了。

  

“你这,太好骗了。”久哲笑得拍腿,“我好怕无畏跟着你变傻啊。”

  

“老奸巨猾,玩不过,玩不过。”Gemini摇头,“无畏以后别跟着你教练学。”

  

“Gemini老师你真的是我偶像。”无畏笑着说道,一扫下午的阴霾。

  

“你和你教练不愧是一个窝里出来的。”Gemini自认倒霉。

  

“吃了饭去哪儿?回上海吗?有点晚了。”久哲看着外面的夜色,抬手看表,时针指向11点一刻,服务员拿着票夹走进来,递给久哲。

  

“找个酒店吧,回上海也可以。”Gemini伸着脖子,想要看清楚小票上的价格,只看到了一个4开头的四位数,久哲付完钱把小票丢给Gemini。

  

Gemini:“干嘛?”

  

“留着给你报销,你要吗?不要我留着了。”久哲说道。

  

“你留着吧,你这开公司的,需要报销报税的地方比我多。”Gemini倒是没往这方面想过,“不过今天破费了,下次我请回来。”

  

久哲笑着摇头:“没事,不用。”随即把小票叠好放进服务员给的信封里,给了无畏:“收好,下次报销别再找不到发票了。”

  

无畏有些懵:“谢谢教练。”

  

“我看了你们上个月交上来的报销单,你那有点少啊。”久哲边走边说道。

  

“嗯,我每次都忘了,然后找不到发票。”提到自己,无畏有些羞讷。

  

“没收拾。”久哲倒是不客气地说了他,一旁的Gemini帮腔道:“还是工资发多了,不像我们当年。”

  

“哥你哪边的。”无畏有些委屈地用手肘戳了戳Gemini,“那你直播赚得不是比我还多!”

  

“要和我换吗?”Gemini捏着无畏的脸问道,“我给你说啊,我可是做梦都想和你互换身份呢。”

  

“你这年纪,还换什么啊,好好当你的鹌鹑去。”

  

Gemini听着就要动手,对着人大喊道:“无畏!不要以为久哲在这里我就不敢打你!”

  

久哲走在后面看着前方两人扭打在一起,无畏小身板打不过Gemini,被人反手制衡着。

  

“错了没?”Gemini问道。

  

“错了错了,我错了。”无畏欲哭无泪,自己怎么还是打不过鹌鹑啊。

  

三人在电梯外等着电梯,久哲在一旁看热闹,完全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,无畏扭头看着久哲,有些委屈,好像在寻求帮助。

  

久哲看到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掌,不动声色地掰开Gemini控制着无畏的手,将无畏拉到自己身前:“进电梯,别闹了,还和小孩一样。”

  

无畏站在久哲身边,久哲一直没有松开拉他的手腕,无畏有些耳红,气氛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,Gemini也感受到了这气氛的变化,在一旁默不作声,看向久哲的眼神有些怪。

  

“还不放手啊,看把无畏搞成什么样子了。”Gemini开口说道。

  

久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拉着小孩的收,像是被烫着似的松开,无畏纤细的手腕上留下一道红印。

  

“弄疼你了吗?”久哲沉默几秒后开口。

  

无畏摇摇头,抿着嘴不说话,三个人各怀心思地站在电梯里,无畏站在久哲身前,藕段般的手臂频繁出现在久哲眼前,带着那道红痕,久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  

电梯门开了,无畏率先走出电梯,久哲伸手想要抓无畏,被同为dom的Gemini挡住了,Gemini闻到了同属性之间散发的味道。

  

“今晚上也没喝酒啊,醉成这样?”Gemini挡在无畏和久哲之间。

  

“没醉。”久哲整理了衣服,又恢复了正常。“你什么时候走啊?”

  

“不走了,去你俱乐部蹭一晚上。”Gemini说得简单直白。

  

“是怕我对无畏动手吧。”久哲说得很小声,“放心吧,不会的,也不会是现在。”

  

“你刚刚那样子,可不像是不会的。”Gemini对久哲的保证一个字都不信,看着人并不善的面孔,已经决定留下借宿一晚的Gemini挑逗式地说道:“我第一次和杨涛在酒店见面,我就想把人赶走,但是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?”

  

久哲脸色铁青,仔细看还有些发白。

  

“想知道你可以去问他,我就不说了。”Gemini恢复了平常轻松的样子,丢久哲一人在原地,对着无畏喊道:“宝,宝,等等我,我今天和你回俱乐部。”

  

返程是久哲在开车,Gemini借口不舒服,和无畏窝在后排,某只猪吃饱了就困,眨巴着眼睛就倒在了Gemini身上。

  

久哲透过镜子看到两人在后排躺得七荤八素,无畏好像真的很信任Gemini,直接躺在Gemini膝盖上,枕着Gemini的手臂,Gemini担心人腰不舒服还把自己外套脱下来塞在无畏腰后。

  

“他好像很喜欢你。”久哲开口说道。

  

“那确实。”对于事实Gemini没有否认,“感觉有人有些醋啊。”

  

久哲淡淡地说道:“没有。”

  

“你知道你不在hero的那段时间,他是怎么过来的吗?”Gemini的手抚上无畏已经长了的头发。

  

“我知道一些。”久哲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抖,“不太全。”

  

久哲觉得自己像是一台破了的风箱,被往来的风吹得刺骨,下意识地去调高空调。

  

“你离开后,清融子阳转会,星痕被卡年龄,无畏带着两个新人,再次回到赛场。”

  

“赢不了啊,真的赢不了。”Gemini苦笑地说道,“在经历六连败后,第七场,他们对上RW侠。”

  

“前两场输了后,第三第四场,无畏拿出镜和小鸡,靠自身实力拯救团战,追回了两局,那个时候我直播这场比赛,无畏中途休息时给我发了个消息,说他手疼。”Gemini回忆起那天的细节,望向窗外,又好像望向远方,他不由自主地握着无畏的手。

  

无畏的手指纤细修长,指甲被修剪得很整齐,下方的半月痕清淅可见,小指第一节关节处和拇指有薄茧,摸起来有些不平滑。

  

很漂亮的一双手。

  

“我还没来得及回他消息,他就上了最后一场,对面把他的打野ban完了,黑鲸给他选了盘古,说是看了你的笔记。”Gemini轻笑一声,“十分钟不到,三高全破,无畏没办法,出去找机会,切死了嬴政,抢了风暴龙王。”

  

“结果那场比赛打了整整42分钟,最后还是输了。你知道我看到他输了后,我第一反应是什么吗?”Gemini反问道:“我第一反应是终于结束了,他可以休息了,那天他的手疼了一晚上,手腕肿了,手指根本没办法屈伸,一活动就是咔咔的弹响声。也就是那天,无畏找我见面想和我玩,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带他去看医生,检查手。”

  

Gemini还记得那天,是十月末,南方的秋冬天,冷风呼啸着往人身体里钻,无畏穿着卫衣来到自己家,小心翼翼地敲响了门。

  

“他整个人都在抖,不过是冻的。”

  

“铺天盖地的节奏,留言碎语也不在少数,他经历了十一连败,从S组一路跌到B组,直接把心气都跌没了。太难了,一个20岁的年轻人,他做不了救世的神,一个五个人的游戏,他血C也赢不了每个大场。”

  

“医生让他戴护腕,他不敢戴,怕被拍到,怕影响队友的心态,训练时和没事人一样,训练完后才敢戴着护腕吃饭睡觉。”

  

久哲听不下去了,把车停到路边,开了双闪灯。

Gemini没有再继续说话,车内安静得仿佛一个真空箱。

  

“我想休息一下。”久哲摘下眼镜,仰躺在驾驶椅。

  

【买来的不如自己带的亲,喂不熟的】

  

【200万买来,要有200万的价值】

  

【他怎么想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要按照我的做】

  

【把无畏换下来,今天训练赛也停了】

  

【粉丝太多有的时候不好把控,无畏还是要再注意一下,以免生二心】

  

久哲想起过去自己对无畏说的话做的事,他后悔了。

  

仿佛下了一场大雪,柔软的雪落在久哲的肺叶和气管上,痒得他难受。久哲紧闭着双眼,握紧了拳头,透过Gemini的只言片语,他看到了过去一年的无畏。

  

逝者如斯,奔流不息,从不舍昼与夜。那些从指尖掠过的岁月啊,能否慢些,再慢些,那些路过的人间,走过暴雨闪电。

  

“过去了,都过去了,他也扛过来了,你也回来了。”Gemini出声道。

  

久哲摇摇头,他说不出来那句过去了,他说不出来。不管曾经有多惨烈,只要不提不问,就过去了。

  

“走吧,大家都要向前。”

  

车子重新发动,继续平稳着向前驶去,Gemini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手背上有晶莹的液体。

  

我曾跌下的万丈深渊,写作前程万里。 

评论(17)

热度(261)

  1.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